sscxs

圈地自萌

我更喜欢网络给我的感觉。
网络给我一种“有地自容”甚至“有处可藏”的舒适感,我在网络上择优而栖,不喜欢的就不看,喜欢的可以同好人交谈,尽管任何地方都并非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场所,但平面世界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。
三次元里几乎避不开社交,最近一亩三分地的活动区域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,现世处处修罗场,正面交锋躲不开,也经常碰到让我厌恶的人,出于作为活人的礼貌正常社交,ok,但深入交谈的时候我只能在心里翻白眼了…哪怕我只是“在场”这一点儿的存在感,我都想抹去,这不仅仅是“三观不合”的原因了,有一些人类本身存在就让人避之唯恐不及(并非我一人的主观臆断),天花乱坠手舞足蹈唾沫星子飞着一些无脑(没用错词)的言论,鬼话连篇…让人忍不住认为他是一个sb…
可惜真实的世界不存在“分级”,但是还是要为了自己的舒适努力往上往前走…择优而栖…
(或许我社恐…和人类交流还算在行,但我觉得那真的不是我的场……)

【杀破狼——priest】词句整理

安い知倾:


因为看的时候偶尔收藏偶尔不收藏,偶尔往回翻,偶尔跳过看,所以整理的混乱


这种整理都是转载随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长江后浪推前浪,百代风华有老时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顾昀:“长庚,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”长庚一震。顾昀还有平定南北的力气,还有山河未定死不瞑目的力气,还有夙夜不眠跟钟老将军死磕争吵江北水军编制的力气。但唯独没有再爱一个人的力气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顾昀笑也好,怒也好,他都恨不能刻在眼里凑一整套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,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长庚顺从地走过来,顾昀身上带着一点陌生的酒气,有点甜,似乎是西域酒,肩上挂着经年不去的冷铁硬甲,长庚本以为自己能克制住,没料到高估了自己——就像啊也没料到顾昀居然亲自到江南来找他。 
他暗自抽了一口气,擅自上前,抱住了顾昀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和尚我若不知世道,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我封侯安定,就是为大梁打仗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这话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 
“战无不胜!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四面漏风,临渊阁倘若袖手旁观,我们不如各自散了,回家带孩子,入什么道?立什么命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这天下熙熙攘攘,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,也总能撞在一起,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,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,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……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长庚有时候觉得,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,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,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如今这世道,一脚凉水一脚淤泥,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,走得时间长了,从里到外都是冷的,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、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,要是别人……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,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臣顾昀,救驾来迟!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,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、玄铁军威风骨未折,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若我早生二十年,就把你抱起来偷走,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无情可以为慰藉,有情却是魔障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,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? 
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,那么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,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觉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? 
算是慰藉吗? 
亦或是……会让他啼笑皆非吗? 
那一刻,大概没有人能从顾昀俊秀的面容上窥到一点端倪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我的将军,”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,“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?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以己度人啊,子熹……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……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顾昀将铁面罩放了下来,他身后所有重甲做了与他同样的动作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脸,目光中不知不觉中带上些许小心翼翼的贪婪,心里悲哀地承认顾昀说得对——很多东西会变,活人会死,好时光会消散,亲朋故旧会分离,山高海深的情义会随水流到天涯海角……唯有他自己的归宿既定且已知,他会变成一个疯子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野兽在重伤的时候,往往会装出一副垂死的样子,引诱敌人放下防备,然后暴起一击,要小心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,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。 
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,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来无事的典故,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,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、与众不同。 
市井百姓想起来,则多半喜欢编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闻,将他在仓皇一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,私奔个百八十次,艳福都在死后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你说,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,只要我活着一天,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忽然间,他有种感觉,好像多灾多难、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,像一把散落的种子,流落四方,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长庚瞳孔微缩,突然一把拉下身在重甲中的顾昀的脖颈,不管不顾地吻上了那干裂的嘴唇。
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,太烫了……好像要自燃一样,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。长庚的心跳得快要裂开,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中那些不上不下的虚假甜蜜,心里好像烧起一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,熊熊烈烈地被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,几欲破出,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你若输,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,你要死,我给你殉葬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很快他就能推起那样一个四海宾服的大梁,也许那时候,玄铁三营只需要守在古丝路入口维护贸易秩序,或者干脆集体在边境开荒,他的大将军愿意在边境喝葡萄美酒也好,愿意回京城跟鸟吵架也罢,全都可以从容,不必再奔波赶路,也不必再有那么多迫不得已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太始十八年,顾昀交回玄铁虎符,挂印请辞,几个月以后,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,废除年号,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,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稳抬起来的新时代延续了下去。 
至此,山河依旧,四海清平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顾昀翻身起来将他压在怀里,突然发现难怪古人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——寒冬腊月天里抱着这么个贴心的人,也不必身在什么侯府什么行宫,只要在寻常的民居小院里,有那么巴掌大的一间小卧房,烧一点能温酒的地龙就足矣,骨头都酥透了,别说打仗,他简直连朝都不想去上。 
这次似乎又与当年城墙上生离死别的一吻不同,没有那么绝望的激烈,顾昀心里忽然有一角塌了下去,腾出了一块最柔软的地方,心道:“这以后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你信我吗?子熹,只要你说一个字,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。” 
“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以外,要星星不给月亮,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,好不好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就在这时,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攥住了他的脚,刚好缓解了那火烧火燎的疼痛,长庚急喘了几口气,有人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嘘——没事,都过去了,不疼。” 
长庚茫然抬头,只见周遭忽然场景大变,他的身形逐渐拉长长高,然而衣衫依然褴褛,遍体依然是伤,无边的寒冷犹如要浸到他的骨头里,关外孤绝无缘之地中,他眯起眼睛,看见一人逆光而来,大氅猎猎,步履坚定,腰间挂着一个玄铁的旧酒壶。 
那个人双手稳如铁铸,而眉目却能入画,对他伸出一只手,问道:“跟我走吗?” 
长庚看着他,身心几近虚脱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 “跟我走,以后不用再回来了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信不信在你,度不度在我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树干已然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。一日巡营归来,竟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一夜绽开,可怜可爱。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,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下一枝与你玩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,生前身后再无遗憾,不必留什么血脉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大帅。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我大概…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 
……恍如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,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,“世道”二字,理应一分为二,“道”是人心所向,“世”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,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,百姓人人有事可做,四海安定,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,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,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,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,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家探亲的寻常旅人……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长庚却忽然俯下身,扳过他的下巴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 
顾昀笑了起来。 
长庚不依不饶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 
顾昀拉过他,附在他耳边,低声道:“给你……一生到老。” 
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,半晌才缓过来:“这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 
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那目光专注级了,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,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“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,心有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,山川河海,众生万物,经常看一看别人,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。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,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,没灌一口黄沙砾砾,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,没有吃糠咽菜过,‘民生多艰’不也是无病呻吟吗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这大半年以来,兵荒接着马乱,纵使不得太平,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,便觉得大梁金殿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,还有那几个人撑着。 
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,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,便总少了几分血气,更倾向于明哲保身,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先站出来,挑起那根梁,方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起。 
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,也不一定有好下场,再不值也没有了……但是万千沙砾,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,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,有些是灾难,有些只是磨砺——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?区别就是,灾难是不可战胜的,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他觉得怀里的人好像一株可恶的藤蔓, 
伸着一根要命的小枝条, 
没完没了的往心窝里戳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、死于山河,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,放完了,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。 
可是事到临头,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,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,他忍不住心生妄念,想求更多——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,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,留给长庚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,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,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“仪式”,是变着法子表达“我把你放在心上”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顾昀转向长庚:“陛下,您想去看看……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?” 
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就仿佛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患,又成了那个独闯魏王叛军、力压西南诸匪,平西定北、落子江南的大将军。 
长庚正色回道: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,大抵一边靠忘,一边靠将心比心吧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虎狼在外,不敢不殚精竭虑;山河未定,也不敢轻贱其身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功夫就是两样,一样是“工夫”,一样就是“疼”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有那么一种人,天生仁义多情,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,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,这样的人很罕见,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在潮湿阴冷的江北前线,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,被他一步迈过去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而在这些宛如幻想的图纸下,还夹着一副画作,笔触并不精巧,看得出绘者不精此道,但意境直白,寥寥几笔,勾出了一个路边放爆竹的小孩,他身后有一棵不知长了什么的果树,大片的亮色结在枝头,不知画的是花还是果——而远处山水层层叠叠地晕染在边缘,显得又喜庆、又宁静。 
那画上没写落款、也没有题诗,只标注似的挂了个题“河清海晏”。 
无限江山似锦,尽在笔墨中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“世不可避”的字长大,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,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,岂敢就此退避?此身生于世间,虽然天生资质有限,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,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…… 
……和你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家与国,仇与怨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他倘若一脚迈出去,无论走上哪边,都再不能回头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花好月圆、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拿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,胸口却有一点发烫。他本以为离别如水,一捧泼上去,什么朱砂藤黄、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,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,洗了半天,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这一宿,夜河流灯,魂归故里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心里不痛快的时候,就假装自己很高兴,面上欢喜了,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附一掌送抵江北, 
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四句时,都曾动过心头血,想自己有一天成就一世无双国士,能力扛江山万万年。然而这一点心头血,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,光阴蹉跎磨去一点,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,磨来磨去,一辈子就落入了“窠臼”中……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 
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,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

暧昧

边城诗社:

文/是人

你躲不开一层糖纸,薄纸甜涩
是沾满了毒
像蛾沾了网,待蜘蛛靠近
你却满怀期许的等着被他食了

他的暧昧往常
深也不深,浅也不浅了
言语之间,你还能尝到淡淡的欢愉
闭着眼躺在泥潭里,宁是死
也陷了下去

给你的21首诗

边城诗社:

文/葉寶兒


从前我们去过的那条巷子


从前我们的出发


从前的山河依旧


从前相思树细密麻麻




从前的我在拼凑呼吸


从前的我百口莫辩


从前的我从前戏子


从前的我从未向前




而你还是你


有一眼万年的眼眸


有令我颤动的名字


从前的你喊我的姓氏


沉沉浮浮




为你把我叫醒


此刻风轻云淡


我面带微笑


向你缓缓走来



很喜欢老北京的慢节奏生活。

凌晨两点多到四点多的长安街道空无一人,路灯依旧亮着。夜骑的年轻人来到天安门前静候五星红旗升起。天安门广场国旗的升降时间,是根据北京的日出日落时间确定的。早晨,当太阳的上部边缘与天安门广场所见地平线相平时。为降旗时间。日期不同,国旗的升降时间也有所差异。所以早早有人在此等候,一睹大天朝门面的风采。当国旗沿旗杆笔直而缓缓上升,气氛瞬间严肃,剩下钢丝绳摩擦滑轮的声音,但偶尔也会有几个快门和闪光灯。

半夜的北京城,有时候也会有钻法律空子的车友驾驶重机一路飞驰,至于最后有没有被交警逮到,就不得而知了。大概是的,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。
八达岭长城上看日出。蜿蜒长城的最远端,天际泛起微微的乳白色,后又染上玫瑰花瓣接近花萼那一段的粉色,过渡到橙色,其中掺杂着柠檬黄,然后到朱红,最后到分不清是橙是红,但是只看得见刺眼到流泪的白光。之后来来往往的游客变得更多。

太阳升起来之前,懒洋洋地,雄鸡鸣叫,倒也没能真正唤醒这座城市。楼下,天桥下有人支着小摊儿叫卖着煎饼果子,炉灶跟前放着满满当当一筐新鲜鸡蛋,灶旁边是几样调味料,还有为数不多的香菜。万恶之源,多少人不爱那个气味儿,但我反而觉得,嗬,挺吸引人。炉灶后边儿是几张简易的小桌子,周遭摆着小马扎。六七八月按月依次入伏,最需要降温,于是又有了成箱码着澄黄澄黄的北冰洋,最上边儿是没开封的,最底下是回收的空玻璃瓶,有些还竖着吸管儿。就算出了伏立了秋,也只是凉了指甲盖那么大的一丁点儿。

当地铁站公交车站挤满人的时候,新的一天才是真真儿的开始。突然,那么多空调设备也不是特别管用了,头皮冒出一层又一层细密汗珠,早晨梳好的发型有一点点塌,白衬衫领口被汗水浸湿,但也不至于湿透,总之让人不太好受。整个城市算是忙碌起来,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连绵不断,任何词句都无法形容的忙乱。中午加班没空吃饭的小白领儿趁机冲了一杯咖啡,也有因为各种原因没吃到午饭的学生,比如考试太不理想,中午被请了家长。首都的忙碌,也和其他城市无二。
傍晚太阳将将地准备沉下,整个城市总算松懈一点儿,有白天看不到的慵懒。

四合院灯亮起,院儿中间是圆桌,桌上摆的并不是招牌北京菜品,而是川渝人不怎么待见的鸳鸯火锅。如果火锅不辣,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?与此同时也有人生动演绎葛优瘫,京城四瘫,京城五瘫,或者京城六七八瘫。
俗话说得好:
“上海滩不如沙发瘫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马克吐温也没有说过这句话
瘫一会儿也不过分吧。

片刻懒散过后,一天最有趣的撸串儿到了,就着路边不怎么亮的灯,以及烤炉有点儿浓的烟,和朋友哥们儿笑着闹着继续战斗,陆续端上来的烤茄子,烤鱼,鸡翅,豆角,鱿鱼须,甚至有一点重口味儿的烤脑花,刷了特制的酱料,撒了厚厚一层辣椒面,又加了蒜蓉,然后好像又原地满血复活。别嫌弃这个环境,吃的不是串儿,是情怀,情怀,懂不懂——好的老板再来五十串儿鸡脆骨!!!
开玩笑,嘎嘣嘎嘣地牙会酸。

吃饱喝足一路穿过运动公园回家,刚好消食。晚上遛狗的人也很多,一是因为白天没时间,二是晚上太阳下山气温略降温度适宜。

后海酒吧街,说是酒吧,其实是很安静的咖啡厅,驻唱歌手扫着弦唱着民谣,如果露天,幸运的话还可以欣赏夜景,看着满天星光灿烂,心也静下来了吧。
再晚一些,又有人提早来到凌晨的长安街,天安门前,等国旗升起,这一次,又是几点升旗呢。

于2016年8月19日晚到20日凌晨
向往长安街上夜骑的一个年轻人

小王子最终还是没能回到自己的B612星球,那个只容得下一张椅子的星球,那个有座火山只够到他膝盖的星球,那个星球上有一朵独一无二的玫瑰,他的玫瑰。
他现在还在担心那朵玫瑰是否安在,以及那群迁徙的候鸟是否回了家。说实话,他有些懊恼,在离开之前没有来得及铲除那些猴面包树的幼苗。
糟了。他心想。他临走前忘记给那朵娇气的花布置玻璃罩了。如果那花醒了,她一定是在优雅地骂骂咧咧,又气得翻白眼。
可他现在处境艰难,自难保全,没有心思去顾太多。他当下要立刻去做的,就是离开这片茫茫沙漠。此刻,他正坐在遇见那条蛇的半面墙上,这里已经看不到那口井了。
天色渐暗,太阳欲坠,停留在地平线上方一点,沙漠金灿灿的,却让他想要流泪,也许是这金色太像那天那条蛇了吧。他这辈子再也不想体验那种感觉了,现在想起了,还是阵阵寒战。
毕竟离别的滋味太不好受了,没有谁会想尝试第二次。